虫草那些事儿之四:第一单

虫草那些事儿2018-06-05 浏览次数:619 西藏商城藏善堂

   昨天写到半夜,还是纠结的全部删除了,不是这些事情很难写,而是因为,创业的第一个供应商伙伴经历了几单后,还是友好的分开了。这里面当然有很多对错纠结,人物评价,但虫草叔本心并非论人是非,只是通过文字来分享一些感悟和经历而已。


  因此我把分开的原因简单总结为:我们在对客户价值的认知和对渠道重要性的认知上有不可弥补的分歧。作为供应商B先生,以及作为渠道的虫草叔,有一种生死依存的关系。简单来说,只有虫草叔这种销售渠道活下去且发展壮大,作为批发商的B先生才会做的更大,如果你渠道的客户全部被你拿走而消亡,那么B先生能做多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虫草叔的西藏商城藏善堂电商平台,3月5号上线,当月就获得了北京第一个客户某女士的20克订单,获得这个订单的当日,虫草叔可以用欣喜若狂形容,并不是因为这点利润,而是因为,一直心里没谱的网站,终于突破了,也证明了,它能带来客户,有客户,就可能发展壮大起来。

  尽管有淘宝的担保交易模式,交易依然完全按照我预估的模式来的:客户接受货到北京看货后交易。商家和客户之间的不信任,依然是供求双方成交的最大成本。当时的3000元王姐姐资金刚刚最低还款了5张信用卡,身无几文,虫草叔于是和B先生商量,能否给3-5天账期。

  初次合作,B先生对虫草叔的信任还完全没有建立。基于此(虫草叔可以理解),B先生说,他北京也有一个同学,可以发到他同学那里,交易成功后,款回来把差价返给我。尽管虫草叔有点被扒光的感觉(客户资源和利润均成为B先生所得到),但是虫草叔并不以为然,觉得以为只要坦诚合作,行业规矩B先生一定是知道的。

 
  第一单,顺利的做成。第一单的800元利润,也顺利的打进虫草叔账号,那一天虫草叔买了一包8元的红塔山,点了盘酱炒蛋,一个人在路边的小店里,为自己庆祝了一下。虫草叔在北京中关村的的日子,主要工作还是做pc全国渠道的拓展,深深理解,扶植渠道的重要性,渠道成长起来,厂家才能真正发展壮大。

  对于一个电商来说,客户才是生存下去最重要的,也是西藏商城藏善堂唯一的财富。

  突破第一单后,陆续来了一些几克十几克的小单子,3000元的资金参与进来后,100克以下下的订单,基本都是可以全款进货,在这个阶段,虫草叔是B先生能够客气对待的客户。然而,这种顺畅合作没有多久,就被虫草叔接到的10万元的订单打断了。

  6月份,虫草叔接到了天津一个大客户Y看样品的订单1公斤,还是需要送货,到这个级别,已经是虫草叔自有资金无法支撑的大生意了。对于B先生这个刚刚接手家族生意的年轻人来说,1公斤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订单。

  B先生对于赊给虫草叔近10万的虫草带去天津送货依然不放心,要自己亲自跟着虫草叔一起去,并且认真的计算了需要各自摊分的费用。虫草叔这个时候的心情是很难用语言来述说的,面临着一个防贼一样的伙伴,这单生意只能再增加一个人远去天津的往返机票费用。

  虫草叔既无奈,也只能理解。我们约定,去天津,对外虫草叔是“老板”,B先生是一起的同事。

  到天津后和Y先生交易的整个谈判,以虫草叔10年中关村公司的工作经验,很顺利的就完成了,钱也很顺利的支付给了虫草叔的“伙计”而不是虫草叔的账号里。这种感觉,虫草叔内心一直有难以名状的尴尬,真正的虫草主人在你身后,假装是“老板”的虫草叔,心理上总是处于弱势。而后面的人要是不配合的话,你就会很难堪。

  一直到交易完成,客户送虫草叔和B先生去机场的瞬间,虫草叔已经感觉到了客户不是一般的不对劲......

  客户怎么对作为“伙计”的B先生热情度比对虫草叔这个“老板”还要高一些......

  回来后,扣除各种费用,虫草叔心里五味俱全。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在B先生的店里,再次碰到了天津的这个大客户,正在和B先生交易着数十万元的虫草生意,看到虫草叔后,Y先生和曾经我的伙伴的B先生,都笑颜如花的看着虫草叔,热情的打招呼,仅仅一瞬间的空白后,虫草叔脑海里迅速奔跑过一万匹草泥马......

  回想起在天津和Y先生侃侃而谈的从容,对供货实力不允许怀疑的大气......

  还有比这种戳穿更令人耻辱的事情吗?那种被戏弄,想装逼都无力装逼的感觉......

  虫草叔忍了,那个时刻,仅有不多的一点自尊,掉落在地上片片破碎,耳中似乎还能听到那种哄哄的声音,萦绕在身边,却听不见他们两个说的任何一句话......

  在成都的08年一年,虫草叔每天脑袋里有两个灵魂在对话。

  灵魂甲:没什么,不过老子虎落平阳,身后虽有狼,但是前面更有太阳的阳光。

  灵魂乙:这种每天被银行雇佣的要债公司各种辱骂威胁的日子,这种每天一日三餐不知道在哪里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到头啊?

  那年的日子,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熬”。

  因此,Y先生和B先生带给虫草叔的这种屈辱,相比较那个时候,确实不算什么。

  这种屈辱仅仅在虫草叔生命里存在了两天时间,而这两天时间里的某一天,虫草叔又和上师拉仁活佛有了一段至今还是记忆深刻的对话。
 

  地点:武侯祠象王藏餐对面的一个普通茶楼
  人物:虫草叔,上师

  虫草叔:上师我和你说一个事。
  活佛:你说你说。

  虫草叔:我找到一个虫草供应的合作伙伴,每次只要有机会都撬我的客户,职业道德真的太差,背着我和我的客户做了几十万的交易。一脚踢开我了。我真的很气愤,怎么总是遇到这样的坏人?

  活佛说(笑眯眯的):就是就是,不过我来内地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没有碰到过一个坏人呢?”

  虫草叔:......

  活佛突然画风突变,指着我说:“你才是最坏的人!”
  虫草叔满腹委屈不解:为什么这么说?被欺骗的是我啊?”

  活佛:“因为你的心坏了,一个人的心要坏了,你会看任何人都是坏的。你说你被欺骗,那是因为你智慧不够,与其你来这里抱怨,不如反思自己,提高智慧,你有智慧的时候,谁可以骗你?

  那天和上师聊了一个下午,到晚上的时候,虫草叔已经平静了内心,恢复正常的工作。

  上师总是在恰当的时间段,指出虫草叔贪嗔痴慢愚的人性。也点醒了虫草叔。自这个时候起,虫草叔每当碰到问题,会第一时间去找上师开示,这成了一个习惯性的行为。

 
  人,更多时间犯得错误,是人性本身的贪,嗔,痴决定的;佛法是智慧,当你运用妥当的时候,即便一点点,依然可以在生活工作里,获得非常好的效果。

  观己,知人。

  虫草叔,知道自己修炼还差的远。

  7月的一个日子,虫草叔接到上师的电话,要虫草叔帮忙去色达为上海一个师兄买两斤虫草,交代了虫草的规格标准和质量标准,并且说,辛苦走一趟,可以适当赚一些。

  这段时间,时有时无的小订单,还只能让虫草叔维持着最低的生活,这个标准就是:能活着

  因为上师的关心,虫草叔人生将第一次踏进藏区。